筆趣閣

閱讀記錄  |   用戶書架
公告

下載筆趣閣APP,離線讀全本!

上一章
目錄 | 設置
下一頁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夜歌

加入書簽 | 熱門評論 | 問題反饋 | 內容報錯
陽光從云層之間緩緩落下,折射過來的光使得那個站在樹頂上的女子不由得抬手遮了一下。
  她看似輕飄飄地落在樹上,仿佛隨時都能被風吹跑似的,但腳下卻又站得很安穩,一點也看不出有墜下的風險。
  女子穿著一身白衣,此刻正微微皺著眉頭看著自己腳下的這片大地。據她的師父所說,這座山水倒置的地方,其實本體是一個沉睡多年的怪物。她還小的時候就聽到她師父這么說了,如今長大了,師父還是拿以前那一套來嚇唬她,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個總是喜歡到處亂跑的弟子早點回去和她說說話。
  靈兒眨著眼睛,盯著腳下這片森林,很難想象這個地方的本體是一個活著的怪物。但是她也不覺得師父是在騙她,很多時候她師父嘴里說出來的話都是真假摻半的,有些越不可能的事情,反而有可能會是真的。而有些看著像是真的消息,卻在她師父暗藏著笑的嘴角上早早地透露了出來。所以和她師父相處了這么多年,靈兒很早地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的語言總是可以有很多偽裝來去修飾,包括說話的人也是一樣。所以才會有那么多難辨真假的謊言出現。師父告訴她別去經常思考這些問題,因為人性永遠是你無法猜透的東西,你所需要在意的就只是好好地度過每一天,然后開心一些就好了。
  師父其實看得很明白。靈兒總是會這么想。
  她抬頭看向天空,一只飛鳥從遠處的云朵間冒出來,隨之到來的,還有它尖銳的一聲啼叫。靈兒看著它就這么從天上經過,然后翅膀在外面輕輕一劃,便消失不見了。她看向天幕上籠罩著的一層水波樣的屏障,臉上帶著淡淡的笑。這座山水倒置的地方,對于外界的事物相當于是隔絕開來的,屬于一個獨立出來的小空間,所以這里很少會有外界的生物能夠進入其中。這不光是為了安全,同時也是為了這方空間內的生物所考慮才如此設置的。她的師父如是說道。
  對于這里而言,外界的生物就好似和它爭搶地盤的存在,若是沒有那層屏障隔開,那么這方空間里的生物的生存空間便會被那些外來者擠壓侵占,自己活得憋屈不說,反而讓它們鳩占鵲巢,當家作主了。靈兒的師父曾經以這個為例,簡單地跟靈兒說明了一下現在出現的域外異族的事件,十分淺顯易懂。
  聽師父說,他現在去了雪原厄斯,而且還在那邊立了不少功勞呢。靈兒望向雪原厄斯的方向,眸子亮晶晶的。她很想去雪原厄斯見一見林葬天,但是師父對她說,你現在修行雖然沒有瓶頸,但是境界還不夠高,等什么時候我覺得你可以獨自一人出門了,你再出去。不然的話,你現在出去有極大的概率會被帝國的那些人給抓去,讓你為他們做事情,反而做不了你想要做的事情,而且一點也不自由。而只有等你足夠強大了,才能去拒絕一些自己不想去做的事情,就比如你師父我。
  還記得當時靈兒不解地問了一句:“為什么師父那么討厭帝國的人呢?”那個悠閑地躺在藤椅上面的豐腴女人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用一種在看小孩的眼神對她說道:“帝國的人那么多,就真的全都是為天下人著想的人了嗎?他們啊,就好比是你師父我說出來的話,多半是由著自己喜惡來的,全是為了自己的快樂,所以說出來的話有真有假,多半都是逗你玩的。帝國的人也是,雖然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吧,但總是會有一些喜歡躲在別人身后風言風語的人,他們最是擅長以道德綁架別人,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對別人說三道四,但其實只是個只敢讓別人去沖鋒陷陣,自己躲在人堆里的膽小鬼。別人不知道,反正你師父我是十分不齒這樣的行為的,所以你先好好努努力,爭取早點破鏡,境界越高越好,越來越厲害,你才能擁有選擇拒絕的權力。而且你得跟我學一學,臉皮厚一些,別被他們的話術給欺騙了,我可不希望我教出來的徒弟好不容易下山之后,結果去當了冤大頭啊。”
  靈兒當時聽得還不是很明白,不過她的記性還算不錯,就都給記下來了,有時間的時候會想起來她師父說過的話,自己再好好地琢磨琢磨。當時她師父說完這些之后,突然轉換了個話題,說到了林葬天這方面就做的不錯。靈兒一聽是林葬天,本來聽得昏昏欲睡的眼睛頓時明亮了起來,有了精神。當時她師父見自己一提到林葬天,靈兒就立馬乖乖地坐著聽講的樣子,鼻子冷哼了一聲,小聲念叨了一句臭小子,然后便以林葬天為例子,跟靈兒說明起來。
  之后靈兒的師父為她說了些有關林葬天的近況,聽得靈兒心曠神怡,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星星一樣閃爍著。她巴不得自己現在就在雪原厄斯那邊。話說到后面,靈兒的師父眼珠子轉了一轉,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然后對靈兒說道:“哦,對了,聽說他好像給帝都那邊寄了封信,雖然消息被那位給封鎖了起來,但是你師父我是誰啊,消息靈通得很,很快就知道了。你想不想知道啊?和那個小子有關哦。想知道的話,就先叫聲師父來聽聽,我可好久沒聽你這樣叫我了,有些懷念啊……”女子哎喲一聲,嘴里砸吧著瓜子,翹著個二郎腿,眼睛余光看向靈兒,有一說一,她還真怕自己玩大了,不小心惹了靈兒不開心可怎么辦?她可是最寵愛自己的這個徒弟了,一想到靈兒每天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那個林葬天,她就不是很開心。
  那個臭小子有什么好的嘛?她有些賭氣地想道。不過即使是她這么口是心非,她也不得不承認,那個少年在年輕一輩里面,確實是無人能夠與他爭鋒。她看人還是很準的,但是這件事情如果她不說的話,其實就沒人知道,所以有的時候她想起來這件事情的時候,心頭總是會微微地泛起一絲苦澀。自古以來,太過天才的人總是會被人們認為是異類而爭對,她覺得自己的這個低調的選擇在某些程度上來說還算不錯。
  靈兒趕緊湊到她師父身邊,拉著后者的手搖晃著,撒嬌了好久才讓她心滿意足地笑著決定繼續說下去。
  然后就聽到她師父接著說道:“聽說那小子給那位寄了一封退婚書,但是那位不想承認,所以就把信捂住不把消息放出來,決定以這種方式來使那小子不得不承認這件事情。所以說啊,那位雖然看著年輕,但腦子里面還是太古板了,總想著以這種方式來去牽制林家,也不想一些有點新意的方法,就會做一些老古板才會去做的事情,在我看來,這些一點用都沒有。總是以這樣拙劣的方式來考驗林家的忠心,實則透露出的只是自己的膽怯。就是看到那位這個樣子,所以魔教那些人才會那么猖狂啊。”她怒其不爭地嘆了口氣,搖搖頭繼續說道:“一個帝王,代表的就是一個國家的形象,當你把自己的軟弱的一方面露出來之后,別人沒有了畏懼之心,就想著要趁亂牟利了。所以你看現在帝國內外都那么亂,這不是單憑一兩個境界高些的人就能夠擺平的事情,這是需要很多人去共同努力,合力完成的一件事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A- 18 A+
默認 貴族金 護眼綠 羊皮紙 可愛粉 夜間
×

添加筆趣閣APP到桌面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選擇“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筆趣閣APP到收藏夾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點擊“收藏網址”

久久视热频这里只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