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閱讀記錄  |   用戶書架
公告

下載筆趣閣APP,離線讀全本!

上一章
目錄 | 設置
下一頁

第三百零六章 喪事

加入書簽 | 熱門評論 | 問題反饋 | 內容報錯
德山道:“昨夜德海大哥對我說,他一眼就看出你是一個好人,我說能帶著一個瀕死的人在寒冬越過無盡的戈壁,卻始終不離不棄,這樣的人會是一個壞人嗎?所以盡管你的謊言很拙劣,但我們還是接納了你們,也幸虧如此,才為我們報了大仇,放心吧,我們潘古部向來恩怨分明,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回到齊國的。”
  “不用了,我們可能比地上的那人更加值錢,那樣會拖累你們整個部落的。”賀齊舟說道。
  “我知道如果是你一個人,肯定能走回去的,但那個重病在身的姑娘呢?如今這里到處是軍隊,沒有我們的幫助你們很難回去。放心吧,我會保護好族人的,你們的事,除了德家,不會再有任何人知道。我會說那些齊人都是我們追殺掉的。”德山堅定地說道。
  賀齊舟心中一苦,自己確實沒有辦法,只能歉然道:“那就麻煩大叔了,最后兩具尸體最好找個地方藏一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你們是沒法殺死他們的。”
  “好,地上有坑,掩埋一下吧,這里很大,沒人會發現的。”德山邊說邊將甘興的尸體拖入淺坑,覆上沙石,賀齊舟收束思緒,也動手掩埋,連甘興那柄長劍都一起埋了起來。
  處理完甘興,兩人原路返回,再將甘棠埋掉,回到營地時天色已黑。
  營地之中一片死寂,小雪已經被接到一座空氈房內,先行回來的德家男丁將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她,如今的營地里,加上已經蘇醒過來的德海也不過只有十七人了,那些德家男丁再也無法忍住悲痛紛紛號啕起來,哭聲整夜在山谷中回蕩,男人的哭泣聲,其悲痛之感更甚女子,這讓賀齊舟和許暮雪待在帳中也忍不住一次次地流淚,感受這生離死別之痛。
  天未亮時,德山在帳外低聲輕喊,賀齊舟出帳相迎,見德山雙眼深陷,整個人似乎老了很多。
  德山道:“昨夜我讓人到縣上去請天龍教的法師為家人超度送行,官府肯定會派人來查驗,縣城離此四十里左右,中午前就會過來,另外我還派人通知了部落首領,就在北邊的那個山谷里,估計一會就有人到了,周兄弟如果信得過我的話今日暫去西邊山下暫避,待晚間再回來,等今日我送走了家人,明日就安排你們去統萬城,我知道有一條線路可以悄悄去南齊那里。”
  “好,我們這就離開。”賀齊舟叫上小雪,帶上自己的行李,兩人一馬回到來時的那道山梁,在幾塊大石后找了個避風的地方支起小帳篷。
  沒過多久,山谷南北兩處涌來了眾多與德家人相同服飾的牧民,足有數百人之多,哭喊聲、叫罵聲讓遠在兩三里外的賀許二人都聽得分明。
  從高處往下看,山谷下的一塊高地上,牧民堆起一個巨大的柴堆,那些死者被一一小心地擺方在中間,還在堆放的過程中,一名德家男子帶著六個紅衣僧人騎馬自東邊趕來。
  僧人們圍坐在柴堆外,一枝枝火把被扔進柴堆,燃起熊熊烈火。隨著僧人們誦經聲起,潘古部牧民漸漸停止哭喊,團團圍在火堆外面,連連伏地跪拜,似是為族人祈福。
  大火足足燒了兩個時辰,紅衣僧人也誦了兩個時辰的佛經,五十一具尸體同柴伙一樣成了灰燼。
  那些被殺死的幼畜并未燒掉,在火化的時候,一些牧民將它們剝皮剔骨,然后一群婦女生火做飯。食物準備好后牧人們并未就餐,而是由一個狐領裘衣的高大男子帶著德山、德海兄弟向仍有余燼的火堆獻祭肉食,僧人們則退到一旁,接著便是全身黑衣像巫師一樣人作了約一個時辰的法。
  直到日落時分,送葬的牧人們才分食煮好的肉食,不久后連同那些僧人先后離去。
  雖然山梁上越來越冷,但賀齊舟并不敢貿然回去,因為他看見仍有四五個人直到天黑仍未離去,留在了德海的帳篷內。
  接著便見一人騎馬沖上山梁,低聲呼喚周奇的名字。賀齊舟聽出是德山的聲音,便走出石堆,叫住對方。
  賀齊舟問道:“我見還有其他牧人未走,要不要緊?”
  “無妨,是我二姐,還有她的一對兒女,兩個仆人。我和她們說起了你的事,二姐要當面謝謝你。”德山道。
  “謝我做什么?是我們齊人造的孽,就算殺了他們也不夠還債的。”賀齊舟羞愧說道。
  “和你有什么關系?其實哪里都有好人壞人,那些當官的、青龍寺的、甚至是軍隊,還不是照樣欺壓我們?不說這些了,見過我大姐,我就和你說走回南齊的辦法。”
  “好。”賀齊舟本想再客氣一番,但他和許暮雪實在是很想回去了,也顧不得客套。
  “我二姐是酋長的第三個妻子,他知道我們家族沒了一個女眷,便同意二姐帶著一雙兒女和兩個女仆過來幫忙,你放心吧,她會替我們保密的,兩個女仆都是原本我們族陪嫁過去的,絕不會亂說什么。”德山道。
  “為什么要帶這么多人過來?”賀齊舟還是有些不放心,倒也不是全為了自己,更是替德家擔心。
  “我們男人不會干活,煮飯洗衣采集野菜之類的家務全是女子做的。”德山低聲說道,說著說著兩行清淚就滾了下來,她的妻子也是被奸殺的,還有兩個年幼的兒子死于這場災禍。
  三人沉默不語進入德海的帳篷,只見德海臥在榻上,帳內還有五人,個個面帶戚容。
  一名著雪白狐裘的貴婦轉身向賀齊舟跪拜行禮,賀齊舟慌忙下跪還禮。婦人四十余歲,膚色極白,臉龐圓潤,只是淚水哭花了妝容,顯得憔悴無力,身后是面帶懼色的一雙兒女。
  兒子約十一二歲看了一眼賀齊舟身邊的許暮雪后又悄悄往母親身后挪了挪,女兒約十七八歲,臉上的懼色顯然并不是因為枯瘦的小雪,只是受不了五十余人一起被焚燒的場面。
  婦人叫一雙兒女謝過恩公,男孩一時開不了口,女孩倒是大方,輕聲說道:“謝謝周奇哥哥替我家報仇血恨。”
  女孩像極了母親,一樣的白晰,說話時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與賀齊舟也有得一比,圓圓的臉龐上還有一抹寒冬帶來的酡紅,更添一絲俏色,眼睛雖不大,但彎彎如月,靈光閃動,一看就是個活潑可愛之人。
  賀齊舟暗罵一聲禽獸,怎么這個時候還品評起美女來了。榻上的德海此時也想要起身道謝,卻怎么也撐不起來。婦人急忙回身去扶,忽然驚叫道:“大哥,你身上怎么這么燙啊?靈兒,快去叫醫師。”
  “我讓人去請吧?”德山道。
  “靈兒的騎術好,她也能叫得動大王身邊最好的醫師,你派人有什么用?”婦人急道。
  “稍等,先讓我看一下。”賀齊舟上前一步,搭住德海左脈,一聽便知是急火攻心,風邪入侵之癥,便道:“德海大伯悲痛過度,身體疲弱,今日又在寒風中站了一日,染了風寒,我身邊正好有藥丸,只要緩過這幾天,應該沒什么大礙。”
  德山已經見識過賀齊舟的能力,對此毫不懷疑,急忙讓德海服下藥丸后躺下,然后對賀齊舟說道:“過兩日我要去郡上繳納加征的稅,然后會再去統萬城,那里有冬市,賣掉一些皮貨、干肉后再采買一些面粉等物,你和周姑娘……”
  “我叫賀齊舟,她叫許暮雪。”賀齊舟打斷道,他感覺任何對這位族長的欺騙都是一種負罪。
  “哦,賀兄弟、許姑娘,你們隨我一起去,就冒充我大哥的兒子和兒媳吧,對官府說你們在外求醫,躲過了這一劫,我們會將他們的戶籍交給你們。”德山道。
  “但這最多也只能走到統萬城呀。”名喚靈兒的姑娘插了一句。
  德山道:“這次去統萬城我會暗中捎帶兩千斤青鹽,偷偷賣給城里的鹽幫,他們定期會販賣到齊國,我看看有沒有辦法少收點銀子,讓鹽幫的人帶你們回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A- 18 A+
默認 貴族金 護眼綠 羊皮紙 可愛粉 夜間
×

添加筆趣閣APP到桌面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選擇“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筆趣閣APP到收藏夾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點擊“收藏網址”

久久视热频这里只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