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閱讀記錄  |   用戶書架
公告

下載筆趣閣APP,離線讀全本!

上一章
目錄 | 設置
下一頁

第一百七十八章 畢方銜日,神通對轟

加入書簽 | 熱門評論 | 問題反饋 | 內容報錯
重玄遵和姜望之間的空間,好像成為了一個具體的、可以觸摸的存在。
  像是一個可憐的瓷器。。。
  日輪移動之處,裂痕蔓延之處!
  且日輪光照,炎炎有神光,灼四海,焚八荒,使諸邪退避。
  今時之日輪,與觀河臺上的日輪,好像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然而只有真正面對它,才能夠感受到那如大日一般的威嚴無盡、炙熱無窮。
  天生道脈,斬妄握懷。
  在很小的時候就能夠對太虛派來人表態——“我們道不同。”
  在那個時候就能對自己的道途有所認知,無怪乎余北斗一見而驚。
  若非周天境必須以閱歷來構筑,若非天地門須得打磨厚實、以求更廣闊的天地孤島,若非追求天府極限……若不是每一步都要達到他所求的最完美。
  對他重玄遵來說,很多天才修士奮斗一生都不能夠企及的目標,所謂天人之隔,旦夕可越!
  他要走他自己的路,不同于太虛派祖師,也不同于血河真君的路。
  哪怕那些,都已經是現世巔峰強者。
  一個自小就知道途所在的修行種子,每一步都直指根本所在……如此問心自行,以重玄神通經年累月錘煉的體魄,究竟有多恐怖?
  此時此刻姜望所感受到的……無比恐怖的、純粹的“力”的壓迫,就是答案!
  一切實質性的存在都將被碾壓,空間的裂痕作為力量的昭示,而他姜望也將成為裂痕的一部分。
  恐怖的氣壓炸成亂流,空間先碎了,日輪才砸下來。
  勢不可擋!
  在此等情況之下,姜望左手結成禍斗印,往前按出一團幽幽的光。
  那幽光幾乎是立刻就被壓爆了!根本無法容納這種程度的力量。
  日輪繼續前行。姜望的手印一轉,于是禍斗化畢方。
  一點赤紅的火光,以他為中心,整個地炸將開來,無邊焰浪如潮奔涌。
  在那飄飄的青衫之后,單足神鳥振翅而飛。
  天邊七星之路如龍行,四樓連照有神藏。漫天星光似雨而落,真我道途之力喚醒了畢方之靈性,它眸光閃動,驀地往前一探——
  此一啄,有姜望縱劍前赴之勢。
  竟然精準啄向那一輪轟來的烈日。
  重玄遵恐怖的肉身力量加持重玄之力,灌注在這一方日輪上,在接觸的一瞬間,就幾乎將畢方靈相砸滅。
  可在姜望不計損耗的催發下,乾陽之瞳加持畢方印,三昧真火好似無窮無盡,給予畢方靈相永不枯竭的支持。
  在觀者的視野中,重玄遵手握日輪,如天神降罪。姜望的乾陽赤瞳赤光大放,手捏法印,身后巨大的畢方靈相俯低下來,往前探喙。
  畢方靈相身上的烈焰黯而復燃,那是神通之力在瘋狂地對耗。如此反復五次,驀地往前!已經啄住了日輪。
  同時無邊火海倒卷,頃刻便將那一襲白衣吞沒!
  結束了嗎?
  人們驚疑不定地看著場內,但見得——
  暴烈的火光消退后,仍在熊熊燃燒著的三昧火海中,有一只焰羽燦爛的單足神鳥,口銜一輪赤日。
  那膨脹開來的巨大赤日里,重玄遵纖塵不染,連發絲都未亂了半分,寧靜與姜望對視。
  這一幕畫卷如神話降世。
  是為……
  畢方銜日!
  隔岸觀火者,覺其壯烈而喝彩。
  身在其中者,才能感受到那種恐怖,那種壓迫。
  無物不焚的三昧真火,連空氣都燒得干干凈凈,分解此方天地里的一切。
  然而在三昧真火席卷的時候,重玄遵竟然藏進了日輪中。
  世間之神通,從來看用者如何。
  就像他是第一個用日輪來砸人的神通擁有者,他也是第一個開發出日輪神通這寸芒不漏的防護之能。
  而畢方銜之!
  姜望怎肯給重玄遵機會?
  這美麗的單足神鳥口銜日輪,遍身流火。催動全力,三昧真火以火焚光。像是在煮著一甕酒,在燒著一鍋肉。在持續不斷地消解著日輪。
  但日輪的變化并未結束。
  重玄遵對日輪的開發,也遠不止如此。
  這一方日輪急劇膨脹起來,像是吹足了氣,在被不斷消解的同時,仍然以恐怖的速度鼓脹起來,鼓脹到將畢方的巨喙生生撐開!
  饒是有畢方印的加持,這三昧真火顯化的畢方靈相,也已經銜不住這龐然的日輪了。
  而在畢方張嘴、得到自由的同時,這日輪驟然之間,顯現了輝煌的形態!
  本是一團光球,俄而流光掠影。
  那燦光交織,靈相幻化,但見琉璃瓦、黃金磚,明珠懸照。白玉雕欄。
  竟成一座輝煌宮殿。
  日輪之太陽神宮!
  此一時,日輪光耀,鎮壓諸方,其間之人,貴不可言。
  須知重玄遵之遵,最初可是唯我獨尊的“尊”!
  博望侯擔心他鋒芒太過,為其藏鋒,才改成遵天子之命的遵。
  但見此刻他身繞天府之光,眸有永夜之幽,白衣勝雪,風華絕世。
  他像是此方天地的主人,像是這個世界的王,而日輪是他的宮殿。
  那古老的歌聲,是對神王的禮贊。
  神威如獄,神威如海。
  駕此太陽神宮,巡行在火海中,呼嘯著向姜望撞來。
  三昧真火不是能夠瞬間抵定勝負的神通,不似不周風,所有殺力聚為一體,成或敗只在一合間。
  姜望已經將這門神通開發得非常強大,但三昧真火的運行本質,需要一個“了其三昧”的過程。它的威能是在燒灼中隨著“知見”的不斷深入,而越來越強大的。
  這個不斷強大的進程,是針對為其“知見”所對應的存在。
  重玄遵在這一刻催動日輪為太陽神宮,抵抗著三昧真火的力量,強行沖撞。
  是三昧真火先焚破日輪,還是他先驅逐姜望,打散這神通火海?
  重玄遵自己,當然有篤定的答案。
  烈日巡空,萬物臣服!
  但對姜望來說,重玄遵坐于太陽神宮,就意味著——其人那神鬼莫測的身法,已被他自己所限制。那一輪太陽神宮,豈不是最好的活靶子?
  于是整個臨淄西郊,都聽到了一聲劍鳴!
  天府之軀姜青羊,披霜風、浴赤火,照徹赤金眸。
  好一個翩翩劍仙人,毫不猶豫地演化了絕巔傾倒之劍,以天柱撞人間。
  用這撐天之柱倒懸,撞上了太陽神宮!
  輝煌的對撞發生了。
  漫天是飛影,到處是流光。
  視覺的意義被摧毀,非有強大目力者不能見。
  謫落人間的劍仙人,撞上了巡視諸天的太陽神宮。
  姜望絕不退讓,絕無動搖。
  在僵持的時候,他能以莫大的意志,對耗精、氣、神,僵持到天荒地老,也絕不先于對手露出一絲破綻。
  在需要決斷的時候,他也有絕不輸于任何人的果決。
  為一線勝機,搏之以生死!
  此一劍出——
  咔!
  似有一聲裂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A- 18 A+
默認 貴族金 護眼綠 羊皮紙 可愛粉 夜間
×

添加筆趣閣APP到桌面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選擇“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筆趣閣APP到收藏夾

點擊下方的 “

然后點擊“收藏網址”

久久视热频这里只有精品